独臂 小儿子” 年后找到湖州养父母“ 33

2019-10-09 湖州日报
字体:【 背景:【
H记者 俞黎新 通讯员 李贞“您好,施警官,我想寻找30多年前抚养过我的‘湖州妈妈’。”国庆节前,一位独臂男子来到吴兴区公安分局,向施雁华工作室求助。

    男子叫栗永才,今年37岁,来自河北邯郸。

    37年前,刚出生没多久的栗永才因天生独臂被亲生父母遗弃在长兴火车站附近的路上,被一位好心的妈妈收养。后来,因为要上学,栗永才被送到福利院,再后来,他被一对河北邯郸的夫妻带到邯郸生活,与湖州的养父母失去了联系。

    邯郸的养父母去世前给栗永才留了一封湖州市福利院写给他养父母的信,信中写到,曾抚养他四年的湖州妈妈一直很想念这个小儿子。

    儿时的记忆慢慢浮现。感念湖州妈妈的抚养之恩,在离开湖州33年后,栗永才踏上了寻亲之路。施雁华经过查询,查到了30多年前收养栗永才的那户沈姓人家在长兴林城,“湖州妈妈”叫黄富英。

一听沈家小儿子要回家全村人都来了

    从湖州市区到长兴林城,短短的三十多公里路,跨越了33年的分离,坐在车上的栗永才很激动,终于可以回家了。“我还记得那张儿时的照片,我和三个姐姐站在村子里,那张泛黄的照片仿佛又出现在了眼前。”栗永才不断地和施雁华聊着记忆中“湖州妈妈”的模样,姐姐们带着他满村子玩耍的场景,脸上溢满了笑容。

    9月27日下午,刚下长兴林城的高速口,一大群人就等候在那里,刚摇下车窗,二姐就激动地走上前,隔着车门从窗中握住了栗永才的手,“还是那副模样,一点都没变,你总算回来了!”顺着一大家子的指引,车子慢慢地开进了村子里,村口一位佝偻着腰的老人正站在那里张望,一看到车立刻带着大家往家的方向引。

    一下车,一位朴实的妇女就冲过来抱着栗永才。“这是我的孩子啊,终于见到你了,妈妈总算见到你了。”手足无措的栗永才不知道怎么安慰妈妈,大姐二姐走上前将大家带到了屋内,又洗水果又泡茶,妈妈的手自始至终就紧紧拉着他不肯松开。

    那天,沈家的小院子里挤满了人。听说30多年前的沈家小儿子回来了,全村的人都聚在沈家门口,大家都特别开心,总算把这个孩子盼回来了。儿时一起玩耍过的小伙伴来了,小时候给栗永才吃过糖的老奶奶也来了。

天生左臂缺失被遗弃在长兴火车站

    其实,黄富英并不是栗永才的亲生母亲。

    1982年5月,脐带还未脱落的栗永才就被亲生父母遗弃在长兴火车站边的小路上,正巧经过的黄富英发现了装着他的破旧纸箱,打开一看,竟是个刚出生不久的男婴正在嚎啕大哭。

    黄富英抱起来才发现,男婴没有左臂。想到家里未满一岁的小女儿,黄富英满是心疼。于是,她把男婴抱到了长兴县福利院。考虑到新生儿需要母乳喂养,还在母乳喂养小女儿的黄富英办完手续后,将男婴带回了家。

    黄富英在装着男婴的纸箱里找到了一张红色的纸,上面写着他的出生日期及名字:陆来富。

    从此,来富在这个家里生活下来,家里的姐姐们会带着他一起喂鸭子,隔壁的小伙伴会带着他一起玩耍。逢年过节,就算家里条件再差,黄富英也会给他做件新衣服。

    四年之后,来富要上幼儿园了,可是这时候问题来了,来富的身份信息还是登记在长兴县福利院,黄富英一家只能算暂时抚养来富。由于黄富英夫妻俩已经养育了三个女儿,按照规定,他们不能再领养孩子了。

    那时,即便家里拮据,黄富英也从不曾有把来富送走的念头,可是为了来富能够上学,也为了他能有身份证件,黄富英一家含着泪将来富送回了福利院。

    年幼的来富不懂得什么是分离,只知道生活了四年的那个家不能再回去了,“妈妈,我想回家。”每次,黄富英带着女儿们去福利院看来富的时候,他都大喊着想回家,几个姐姐跟着妈妈一起在旁边小声啜泣。

    不久,来富被转到湖州市福利院,被来自河北邯郸的好心人收养,黄富英一家渐渐失去了来富的消息。

一张写着出生日期的红纸湖州妈妈珍藏了30多年

    收养来富的河北邯郸父母给他取了一个新的名字,叫栗永才。在邯郸的家里,栗永才有三个哥哥姐姐,也都是被领养的。

    栗永才被领养到邯郸时,养父母年岁已高,后来先后去世。如今,栗永才一个人在北京生活,做铝合金门窗生意。逢年过节的时候,他脑海里总会想起一张老照片,一个稚嫩的小男孩子跟他的姐姐们的合影。

    养父母去世前,给栗永才留了一封信。信是湖州市福利院的工作人员写来的,言辞凿凿写满了一对湖州夫妇对他的期盼,对他领养后生活的关注。

    为了找到曾经哺育过他的爸爸妈妈,他来到了湖州,听说施雁华帮不少家庭实现了团圆梦,于是来到吴兴区公安分局求助。

    听了栗永才的故事,施雁华马上联系了湖州市福利院,辗转找到了当年帮他办理领养手续的福利院工作人员,通过对提供的信息进行逐一比对,终于联系上了住在长兴林城的黄富英。

    一个小男孩,独臂,仅仅说了这两个关键词,接电话的黄富英就激动地哭了起来:那是我的来富啊!”“

    施雁华问清了黄富英家的地址,带着栗永才来到黄富英家中。

    平复了心情的黄富英拿出了一个花布包,打开花布包里有着一小团白纸,打开白纸,黄富英拿出两张红纸,她拉着栗永才的手告诉他:“这是曾经捡到你的时候,写着你生辰八字的纸。33年过去了,搬了几次家,换了几次房子,这个纸我依旧给你保存得好好的。”

    这些年,黄富英心头一直挂念着曾经哺育了四年的“小儿子”,也多方打听着他的踪迹,她想着,这个红纸一定要亲手交到来富手上。“妈妈,我终于回家了!”栗永才说,团圆饭上,一家人总算能够齐聚了。